首页 资讯 关注 科技 财经 汽车 房产 图片 视频 全国 手机版
国内 国际 国内 时局 热评

大学生追贼身亡:与家人相聚第二天却天人永隔

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采集侠 人气: 发布时间:2016-05-26
摘要:原标题:原本跟妈妈约定回家过节,可他却……nbsp;两大学生飞车追贼”事件追踪:遇难学生吴宏宇追思会昨晚举行,超2000人参加■新快报记者朱烁然罗汉章实习生李莹“

5月25日晚,广东工业大学的学生们在吴宏宇不幸身亡的体育馆前举行追思会。新快报记者 宁彪/摄

5月25日晚,广东工业大学的学生们在吴宏宇不幸身亡的体育馆前举行追思会。新快报记者 宁彪/摄

吴妈妈承受着丧子之痛,非常悲伤。 新快报记者 毕志毅/摄

吴妈妈承受着丧子之痛,非常悲伤。 新快报记者 毕志毅/摄

  原标题:原本跟妈妈约定回家过节,可他却…… 

  两大学生飞车追贼”事件追踪:

  遇难学生吴宏宇追思会昨晚举行,超2000人参加

  ■新快报记者 朱烁然 罗汉章 实习生 李莹

  “ 一份还没来得及送出的礼物,一场永远无法成行的旅行……

  5月23日下午近4时,广东工业大学学生吴宏宇搭乘同伴的摩托车追截“偷车贼”时,因前车突然急刹导致两车碰撞,被当场甩飞的吴宏宇最终伤重不治(详见《新快报》2016年5月25日A04/A05版报道)。

  昨晚7时许,吴宏宇同学的追思会在事发现场举行,他的猝然离世,除了留下这些再也无法弥补的遗憾,也令父母、家人及师友悲痛万分。校方相关负责人表示,目前正连同公安部门为吴宏宇申报见义勇为,材料已递交至区一级相关部门。

  事发前一晚才与家人相聚

  来自揭阳的吴宏宇是家里的独子,还没有过20岁生日的他在父母和亲戚眼里,一直是个聪明懂事、独立自主的孩子。“他经常和我们说起在大学的事,除了在团里当干事,还加入了创业俱乐部。”吴爸爸说,要进这个社团得经过层层面试选拔,但宏宇成熟懂事的表现在首轮面试就令师兄师姐们折服,甚至“不相信他是大一的”。

  事发前一天的晚上,吴宏宇的父母带着他的外公外婆和两个姨妈来到了广州,一家人在海珠区聚餐,其乐融融。“一路把我们接到市中心,从点菜、埋单、办停车卡,全都是他一个人搞掂的。”吴爸爸说,懂事的儿子全程招待着全家人。

  “我们准备第二天去桂林旅游的,本来要叫他一起,但他说太忙去不了,下次再陪我们去。”吴妈妈痛苦地说,当晚9时许聚餐结束后,宏宇将表弟送到地铁站,随后再自行返回大学城。

  而这一面后,竟是永别。

  一家三口再见面已天人永隔

  23日上午10时许,吴家一行六人驾车从广州出发前往桂林。下午4时42分,车子已进入桂林地界,一个陌生的电话突然拨入正在开车的吴妈妈手机中。“前面两个我没接,第三个电话一接通,对方就说他是宏宇的老师,宏宇出事了正在医院抢救。”以为接到了诈骗电话的吴爸爸当即拨打了儿子的手机,然而一直无人接听。

  内心隐隐不安的吴爸爸又打电话给儿子的室友,“同学说宏宇搭摩托车去抓贼,被撞了,现正在医院抢救”。犹如听到晴天霹雳的夫妻俩赶紧下了最近的高速路口,掉转车头往回猛赶。“中间老师有打电话来说心跳恢复了,但后面很长时间没有再打来,我们心里当时就有不好的感觉了,但还存着一丝希望。”吴妈妈说,正是这一丝希望,令她得以强撑着回到广州。

  从桂林到广州400多公里的路程,在夫妇俩的接力下只花了3个多小时。晚上9时15分许,宏宇的父母出现在广东省中医院大学城分院时,老师和同学们已经在医院门口等候。“我一看那气氛就不对,旁边人劝我休息一下再进去,但我赶回来就是为了见我儿子一面啊。”吴妈妈擦着眼泪说,自己拼命闯入抢救室,前一天还在一起吃饭说笑、活泼生动的儿子躺在床上,浑身已经冰凉。“儿子的后脑勺有血,手臂很多伤口,医生说还有其他地方受伤,但我不忍心揭开来看。”吴妈妈说。

  欠妈妈和同学的诺言再也无法兑现

  “像割肉一样心痛,彻骨之痛,我下半辈子的希望都没了。”宏宇走后,夫妇俩彻夜难眠,一闭上眼都是儿子的样子。“按我们家的条件不用他这么拼的,但他就是要自立自强,除了在学校参加社团,有空还出去兼职赚钱。”吴爸爸说,虽然自己每月都给宏宇一笔不少的生活费,但儿子常常说,兼职能多见世面,锻炼自己。“上学期期末回来,他还把平时赚的5000块给我,让我帮他存起来。”吴爸爸说。

  吴妈妈则说,儿子平时非常自立,之前去香港的证件都是自己一个人办好的,从不让父母操心。“他还计划好下一次放假要回来陪我逛街,车票都订好了。”吴妈妈失声痛哭着说,“给我从香港带的礼物我还没收到,他就走了。”

  在室友汪健眼里,吴宏宇是一个很热心的人,曾经有一件事让他很受触动,“有一次我们吃完午饭一起回宿舍,他又专门去买了一袋面包喂宿舍楼下的两只流浪猫。” 汪健黯然地说,宏宇还答应这两周要教他用PhotoShop软件,如今再也没法兑现。宏宇从香港带回的一盒面膜,也静静地放在他的书桌角落,再也无法送出。“虽然他没说,我们都猜是他要送给妈妈的。” 汪健说。

  追思会现场

  “好兄弟,在天堂别怕孤单,我们会照亮你前行的路”

  “宏宇啊,你怎么就这样走了?说好的回家过(端午)节呢,回家的高铁票都订好了啊”。吴宏宇父亲对于儿子的哀嚎,深深刺痛了每一位在场人的心。昨天晚上7时30分许,见义勇为大学生吴宏宇的追思会在大学城广东工业大学体育馆北门举行,前来追思的人们点亮手中的蜡烛,献上特意带来的鲜花,以寄托对这位勇士的哀思。

  昨晚7时许,夜幕还未完全降临,距离追思会开始还有近半个小时,但前来追思的同学们,已自觉地在追忆现场有序地排队,他们大多身穿白色或黑色的上衣,手持蜡烛或捧着鲜花,神情肃穆。临近开始,现场已聚集超过两千名学生,但现场听不到任何的嘈杂声,反倒是周围的蝉鸣声清晰可辨。

  7时30分,吴宏宇的父母在校方工作人员的搀扶下,从体育馆前东侧的校道缓缓走向西侧校道的一棵树下,这里是吴宏宇追贼摔倒的事发地。树干下摆放着吴宏宇的照片,周围环绕着一圈蜡烛。“宏宇啊,你怎么就这样走了?说好的回家过节呢,回家的高铁票都订好了啊”,吴宏宇的父亲哭喊着儿子的名字。而吴妈妈则直接趴倒在地,把儿子的相片搂在怀间。此时,全场的学生们小心翼翼地护着手中的蜡烛,生怕被风吹灭,眼睛注视着吴宏宇倒地的方向,有的同学难掩心中的悲伤,摘下眼镜,轻声啜泣。

  在全场为吴宏宇默哀三分钟后,吴宏宇的舍友汪健回忆宏宇生前的印象,“大一刚来学校的时候,宿舍的其他三人都比较腼腆,是活泼开朗的宏宇让我们彼此熟悉”。在今年师兄师姐的“毕业季”上,吴宏宇还和舍友约定,“我们毕业时,也要穿学士服一起拍照,等我找到工作了,还要请你们吃大餐”。汪健哽咽着说道:“好兄弟,在天堂别怕孤单,我们会一直陪伴着你,照亮你前行的路。好兄弟,永远都不要忘记你的正直与率真。”

  随后,参加追思会的人们依次排队为吴宏宇献花,直至当晚9时许。一些献完花却仍不愿离去的同学们,自发地守候在现场地面上的蜡烛旁,把被风吹灭的蜡烛重新点上,希望能照亮宏宇前行的路。

责任编辑:采集侠
首页 | 资讯 | 关注 | 科技 | 财经 | 汽车 | 房产 | 图片 | 视频 | 全国

Copyright © 2017 泵车新闻 版权所有 技术支持:久邦泵车

电脑版 | 移动版